2011/02/12

她其實很愛妳

陰雨的下午看著《智慧的心》,某個片段又重新激起了我的回憶。常常在心理學書籍中看見一些父母親離家或離異的小孩子,總覺得父母親的出走,是因為自己不好、不對,而產生罪惡感與自我評價低落的感受。每次我讀到,都覺得「我不是這樣的」,或是「不是每個人都會產生這種情緒」的想法。甚至還會覺得大家會不會太相同了,就像是喝醉酒的人一定要說自己沒醉一樣,不過只是個「學來的」感受。

但今天自己又重新思考了一次,發覺也許路徑(故事)不同,但產生的感受是類似的。從小家人不斷的責備父親與母親,直接在我面前把罪過歸咎在他們身上。所以我不會責備自己,但會大量的責備他們,產生了不諒解與恨。但在生活與教育體系中,父母親是個值得被頌揚的角色,這讓我產生強烈的不滿與矛盾。更何況,人是種充滿對於愛的渴求的動物,想要被愛、卻無法跟自己父母親要到的情緒,又更加的重疊交織在一起。於是乎,無法愛自己父母的罪惡感,與被自己討厭的人生下來的自我厭惡,仍然同樣的出現在我的生命裡。

這次新年,父親帶了一大袋我們家三姐弟妹的照片來,想要證明他並非不負責任,他仍然一直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過程中。他當然還是那個自私天真的人,因為年老,而企圖找尋原諒與關愛。我發現自己的原諒與放下並不全然,在當時面對那些貧乏的照片,我還是酸了父親一頓。他給我越多的照顧與關心,我總認定他是在討愛與原諒,然後我發現自己:想要更多。想要證明自己是被疼愛的,把自己抬得高高的,得意洋洋的在享受著被愛,並且覺得被父親疼愛是理所當然的。

所以,那個被害者的角色仍然被我認同、那個父母親應有的責任與義務也被我認同,我一直都緊抓著我與我的認同過日子。(但究竟執取的根源是什麼? 對我而言尚是無解。)

雖然我還有很多事情想不透徹,但我知道仇恨與無知只是一時的。那些產生出的罪惡感、自我厭惡都會消失。恐懼、疏離、受傷、難過、自卑、憤怒、防衛越深的人,其實背後蘊藏著越多源源不絕的愛與包容,而這些必須靠著勇氣去面對與揭開自我謊言的面紗。

拿著妹妹與她母親的合照,我說:「妳看這一張,她其實很愛妳。」那照片上她的母親抱著她,充滿一臉疼愛。「雖然她後來講話蠻令人傷心的,但妳必須相信她真的很愛妳。不要忘記,不要不相信。我曾經也好愛她,渴望她可以當我媽媽,因為她對我好好,但終究還是落空了。她是個很溫柔很好的人,只是因為一些婚姻上的問題,讓她離開。我想她自己也沒辦法面對這一切吧。」妹妹哀怨的說:「我什麼都不記得了。」然後靜默。

我看著我的妹妹,還有偶爾見面的弟弟,心中渴望他們也能走過這段生命的不圓滿。無論如何,姐姐都在,我會在。我會努力的往前走,然後愛著你們。

3 則留言:

  1. 看了你的文章
    忍不住眼紅
    因為你的溫柔與體貼

    然後
    想了一些自己的故事
    自己的結 要解很難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懂喔~
    很難但不是不可能,你是大姐,辛苦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
2005-2014©果貿二村七號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