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7/21

累到我覺得這份工作真是個噩夢,
是我的業。

但在這個以小時計算工作進度的公司,
有的人每天給我一堆作業,給我考驗。
也有的同事竟然願意花一個多小時,
手把手教我。

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看待,
有時候都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在我身上押住了?

碎念完畢

2017/07/08

工作雜感

最近工作的內容,有藝術、歷史、動畫、考古...等等的內容在其中。大多是之前「自認為自己喜歡」,但因為挫折或是突然又沒興趣了就放棄的事情。

這次被迫花時間在很短的時間內快速進修,然後提案。讓我也一直在觀察自己,到底當初自己喜歡這件事情,是真的喜歡,還是因為自己喜歡的是這件事情當中的某個特色,所以我才認為自己喜歡它。

喜歡,但發現自己不擅長後,就決定放棄;或是,喜歡,就算自己並不擅長,但也不需要放棄,因為只是喜歡嘛!

當然,我做很多事情有個重要的本質是「可以得到讚美」,但去除掉這個原因後,我對於這些事情的喜愛,除了玩樂、炫耀外,還有沒有什麼是跟我這個人的特質是有關的?

對於工作的內容,我幾乎是沒有任何堅持與要求的,因為很想從做中,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特質,又是怎樣的一個人。大概很少有像我這樣老扣扣,卻對自己還那麼不了解的人吧。

總之,每天都很忙,對自己的考驗,沒有間斷過。



2017/06/04

這世

突然有個想法,
也許在許多許多世,
我已經嘗試過各種不同的生命故事,
而這世,
我得用這個角色模式破關。

那麼,
我能如何、
該如何、
去過這個人生呢。

2017/05/20

換雙鞋吧,神經病

曾經有12年的時間,我堅信當漫畫家是我的天職,是我獨有的禮物。
後來,因為吃不飽,我開始告訴我自己,做設計師、做PM是我的天份,要好好把握。
一晃眼,15年過去。

今天坐在福田班的結業式中,在充滿歡笑的背景音中,我突然有一個感覺。
這3年因為工作轉換而來的「心苦」,其實只是藉由我最執著的工作在告訴我一件事情:

「我已經不一樣了,而我並不接受。」

對於放下15年的資歷,有著深深的恐懼,這份恐懼讓我看不見我腳上的鞋子早已不合穿。只是該要換雙鞋,並不是砍斷腳,但我每次都會想起一匹眼睛左右被罩著眼罩的馬,不敢看著旁邊,怕會被驚擾,只能看著前方。

對,很沒安全感。

但,誰又有機會,一生可以拆開這麼多的神秘禮物呢?

每次看見自己的煩惱跟恐懼,都會翻白眼「你是人生沒其他目的囉?!只有靠工作在支撐存在感嗎!」這時候覺得煩惱個什麼晚餐要吃啥,都有建設性多了。

但我必須感謝,雖然「心苦」仍然繼續考驗著我,可是我終於可以體會到很多以前「自以為是」的我所聽不見看不到的事情,這對我而言,有如「超能力」一樣難得。

很洩氣、很辛苦、很氣餒、很感恩、很開心。

複雜得有如一個神經病,換雙鞋吧,神經病。


2017/04/01

關心

這麼多年了,
一直到今天我才猛然發現,
原來我不用跟關心我的人,證明些什麼。

不服輸的,在社會上拼鬥著,
努力學習著自己並不特別喜愛也不討厭的事物,
用這個社會的價值與框架作爲樣本,妝點自己。

逞強得,頭疼。

那些在清單上的必需品,是一種想像的需要。
做著不適合自己的事情,然後抱怨著不得志。
就像是努力在馬桶上生火,準備煮一鍋好湯般的莫名其妙。

找張地圖,知道自己的方向,應該是夠的。
市場上很容易找到地圖,成功是唯一的方向,
怎麼可能有到不了的地方?
問題是,有問過自己為什麼要去那裡嗎?

關心我的人,有著不給期待的關心,若我開心,他們也開心。
關心我的人,就算有著錯誤的期待,但如果我開心,他們也會開心。

那些不關心我的人,我也不用在意,不是嗎?
他們的期待與標準,就算我達到了,他們看到的,也是我身上的標籤,而不是我。
我苦苦追求的認同,只是一個安全肉品標章麼?

我關心我自己嗎?有比那些關心我的人,更關心我自己開不開心嗎?

如果我真心關心自己,那麼,我自己開不開心,就該是第一要緊的任務了。

感謝所有的一切,包括外星人,以及那些曾經砸落在我身上的隕石。

2005-2014©果貿二村七號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