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/09/18

餐桌上的恐怖故事

有一種可怕的宿命一直蔓延,原本以為到上一代就可以停止。畢竟,除了我們家之外,其他同輩的父母親是都好好的盡了教養義務。原來恨不恨跟盡責無關,就算盡責教養了孩子,但心態不對、方法不對,那恨意便綿延不絕的接續而下。是不是那些叔叔伯伯暗地裡也是責怪著自己的父親呢? 不然那些憤怒是如何起的頭?

若恨的相反是愛,那我們這團夥人便是一直對彼此又愛又恨了。

也因為這樣,有一種離鄉背景的遷移方式,讓大家可以眼不見為淨的過自己的日子。從南部到北部,再從台北到美國、到大陸。只要可以不呆在家,去哪裡都好。

中秋夜的餐桌上,父親多喝了兩杯,應該說從來沒有少喝過一杯, 在叔叔面前訴說著自己的苦楚,編派著我們姊妹的不是。以前總不了解,為什麼每次他自己總愛把自己不光彩的歷史重新挖出來說一遍,無人指責他,但他自己總是會挑起這個話題。後來我才慢慢了解,把自己當作一個受害者,日子會比較舒坦一些。另外還有些尋求原諒、抱怨、委屈、道歉...種種複雜的情緒,整個揉合進了他的潛意識,這不管逃去哪個國度都永遠擺脫不了。

席間,他不停逗弄著一個女朋友的孫子,像是當成自己的孫子一樣。然後不停的喃喃的說著:「小朋友的學習能力很強,所以身教很重要。」不知道他是不是感覺到,自己的人生錯過了甚麼,講完後有些沉默。

叔叔最近顯得有些安靜,會想寫這篇也是因為聽說了他跟兒子間發生的事情。讓我驚愕的發現,原來這所有的宿命還在不停的延續著。逃離, 是我們家特有的面對事情的方式。但對叔叔而言特別的難受,因為叔叔照顧孩子盡心盡力, 但卻落到個比我爸跟孩子的感情還不好的境況。難得個中秋節,孩子寧可出去烤肉,也不想待在家。這麼大的恨意,還是我事後輾轉才得知,但這麼大的恨,我想一定是因為很愛的關係。

原本該是屬於爺爺的餐桌,自從上了台北後,他慢慢的不再具有發言權。好不容易聊到了父親童年得到了傷寒病、還有奶奶住到醫院時的照顧的情況,爺爺聲嘶力竭的講著他心中的故事,講著他當時的辛苦,結果沒有人在聽。父親仍在自己的委屈中、叔叔則是聽膩了的沒有回應,只剩下我聽著爺爺說著,爺爺望著我講著,但從他的眼神中,我知道他並不想講給我聽,他想要的認同是在他的兒子們身上。爺爺重複的強調著,大聲的強調著,然後叔叔突然回話:「才不是這樣,那是因為媽媽沒日沒夜的照顧哥才好的。」爺爺落寞的安靜了下來。

一個故事,好多版本。我們講著只有我們這家人才有的故事,然後每個人心中的版本都不一樣。熟悉、溫暖、感傷、殘酷,講述中挑起了些許情感,然後再重重的把彼此摔在地上。每個人都像是身經百戰的高手,拍拍身上的灰塵,假裝沒事的又起身互道珍重再見。

突然可以想像在10年後的餐桌上,旁邊坐著叔伯跟我父親,跟著所有的堂弟們一起回想著現在發生的故事,同樣又是不同版本,同樣的愛恨糾葛,重摔彼此然後又擁抱說再見。

這樣應該也算是個恐怖故事吧,畢竟不只這一世而已。


2016/07/03

乘願再來九百年


走在路上,有個人跟我說,我背後有條毒蛇準備要(正在)咬我。我很生氣,指著這個人臭罵一頓,氣他嚇唬我,氣他體醒我,卻從不敢回頭看是否真的有毒蛇,而我是否真的在危險之中。

這樣傻的人很多,告訴別人有毒蛇的人,有種傻;不敢回頭看、甚至責罵別人的人,也是一種傻。

現在還有一種傻是,拍成電影告訴你,你的背後有條毒蛇準備(正在)咬你。

不相信的人,看見宗教狂熱的膜拜。
相信的人,看見菩薩的慈悲。

不相信的人,看見無理的恫嚇。
相信的人,看見輪迴的過患。

同樣是輪迴,一種是不由自主的,一種是自己選擇的。而且一來再來生生世世。

朋友問我,這部電影好看嗎? 感動嗎? 當下是真的沒甚麼特別的情緒與感受,但卻可以咀嚼上一段時間,甚至值得為它寫上一篇。

那深紅色的袍掛,成了一種分類,會加快接納,也會增加隔閡。但事實就是事實,不管告訴你實話的人穿著怎樣的衣服,至少為了自己,可以聽聽看背後究竟藏著甚麼東西。

如果你可以選擇,可以重生9次,就像奇幻電影一樣,你會願意來嗎?如果每次來都是過著你這世的日子,這個你這世很在意的生活與生命,你會很開心? 很難過?覺得很舒暢? 還是很辛苦? 若每次都像中樂透一樣,完全不知道下一次會是怎樣時,面對這樣劇情,又該會是如何的感受?

九百不是個真實的數字,我猜想是「無盡」的影射,直到眾生被度盡為止吧。



2016/05/29

致 已逝的青春

理所當然覺得應該如此,
心智上的年齡,
仍然停留在大太陽下揮汗投籃的國中時期。

沒想到心與肉體早已互相背叛,
脆弱風洞的骨節,
並不在我的記憶裡。

果然作家們的詩詞是有點個甚麼的,
這個時候 確實是會想要紀念那已逝的青春。

* 寫在骨裂之後


2016/02/05

失落沙洲


聽到這首歌,突然思念起我奶奶。很久沒允許自己這麼想她,雖然這麼久了,但每次想起過往,都像是昨日般清晰。

那些一起泡澡的時光;在鄰居揶揄她的時候緊緊握著她的手;陪她上菜市場提菜籃;求他給我吃雜貨鋪賣的零食;捉弄她讓她畫漫畫給我然後一起大笑;陪她去批貨然後讓她賣我想吃的零嘴跟港漫;跟她鬧脾氣;幫她邊捏背邊偷看電視;偶爾旅行買她愛吃的辣椒名產給她;之後在醫院陪她看著她慢慢的死去...。

她是這麼平凡、不完美,我也不懂,為什麼會這麼愛她。別人走了,我也會這麼傷心嗎? 我不知道,其實,一直以來我不太允許自己這麼傷心。我常告訴自己,她其實投胎了,過得很好,觀世音菩薩會照顧她。

我不是真的要妳回來,在那個夢中,為了能讓妳好走,我放棄了跟妳見面的機會,決心放妳走。因為只要妳好,我真的沒有關係.....雖然妳就像是我的一切。

因為奶奶,才有這個BLOG,我也才會學佛。這樣的緣分,謝謝妳。

2015/11/16

走路

因為要去約定的地方,所以左轉。

因為想消耗熱量,所以跑了起來。

因為煩悶,所以慢慢的散步。

知道嗎。


其實不知道。


記得要知道。


2015/10/22

40歲的求職困境

40歲之後,求職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。就算目前少子化嚴重,各大企業幾乎紛紛找不到可用之兵,求才上形成了很大的壓力,但是40歲以上的人,如果不是管理職,或是服務業,幾乎是找不到工作。連面試的機會,都沒有。雖然104上大家都沒寫年齡限制,可是這樣的歧視與恐老,是確實存在的。

當然40歲的人,也是有毛病的。腦袋裡面裝了太多以前的習慣與做事原則,知識性的東西又被嫌太陳舊,與人的相處上又容易顯得倚老賣老。就連我自己是主考官,也會猶豫一下。還有,如果不肯降價,還會帶給組織太多的成本壓力。

我們這代的40歲,大概是5年級後段班到6年級前段班的這群人,對於工作有著老一輩的忠誠感與責任心,對於事務的決策上也算是有承擔力。有時主管作久了比較少自己親作,使得在技術上需要再作磨練,也沒有加班的體力了;又或著是離開職場太久需要一些時間暖身。嚴格說起來仍是可用之兵,但卻受不到職場上的包容與接納。

雖說跟30歲以下的同事仍可以共處,但當話題縈繞在聯誼、美食、飲酒這些主題上時,有時候真的很難有共鳴。而且職場就是個功利主義的場域,如果你明明看起來一臉老經驗,卻無法在工作中馬上提供協助,很快就會被瞧扁,三個月試用期的包容對於40歲的人幾乎是不存在的。

那現在40歲階段的人,都在哪裡呢? 是不是不敢換工作就為求一個溫飽? 還是根本一轉職就準備要失業,跟我一樣正在待業中? (看來應該要開一個粉絲團來經營一下40歲的人力仲介才行! 順便彼此打打氣~ 哈哈 ) 不管你以前有多少豐功偉業,多少理想抱負,又有多少的同事曾經崇拜你,一旦到了新環境,所有的一切都歸零了。

就如同癌症病患的五個階段 : 震驚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憂鬱、接受。我想也適用在找工作不順利轉職有壓力的40歲同學身上,一定要度過那個憤怒與自憐的階段,盤點並接受目前的現實,包括:工作的目的、自己的實力、職場的需要。但要中立的盤點自身的問題並不容易,一定要思考清楚工作的興趣與目的,更要懂得放下自己的面子。我覺得面子跟尊嚴不太一樣,面子很容易含帶有情緒,大部分是對外面的環境作情緒的散發;尊嚴是一種經過自省後的進退,它是回歸到為人的基本面去作思考,即使再怎麼出包都要承擔然後優雅的對環境作反應。

40歲求職最忌諱的就是虛榮。我曾經去應徵上一個非常不符合我的專業技能的工作。對我這個面試老鳥來說:規格不清的工作內容,專業不吻合的職位,實在是求職大忌。但我實在太喜歡那個公司、還有那個頭銜,於是我義無反顧的去了。當然,也恰如其份的跌了滿頭包回來。這份虛榮會害死一個人,我被打擊到喪失了極大的信心,產生諾大的自我懷疑。但問題並不是你不夠優秀,而是太虛榮太自大,害你跌倒的是虛榮而不是那份工作。

40歲,面臨求職的困境,我覺得是整理人生的好時機。很痛,很真實。它會一直打碎你對自己的假想,用打擊你來回應你的貪求。

有時候,真的只是為了過日子而已,付付生活所需,懂得知足與珍惜。突然想起以前旅遊公司的協理,每次在公司總是跟我說起他旅遊的豐功偉業好不得意,公司倒了之後跑去加盟咖啡店,我大概可以理解那個生活的況味,也不是一定要爭個甚麼,但如果從浪潮中退了,那還是得要生活要養家,生活是個最基本的要緊事。

40歲,讓我錯覺自己像是24歲時一無所有孤注一擲的當口,是某個階段的結束,也是開始。



2015/09/20

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

許久沒有提筆寫東西,或許是自己不想面對,我壓根就還在躲躲藏藏。

現在回過頭看才發現,一年前的放下並不是真的放下,我完全就是希望能夠得到所有想要的東西。為了遮掩自己的不安全感、為了彰顯自己的美好,不遺餘力。

一次又一次撞得頭破血流,而且,會一次比一次更慘。

這輩子,40多年,好長的時間泡在分心的事情裡,卻極少花時間在問自己「為什麼」。總是想切割掉不快樂的事情,不想吃苦。但學佛10年,卻仍然沒搞清楚「苦」是甚麼? 翻攪在周遭的枝微末節,擔心著眼前的紛紛擾擾,害怕著明天的(考驗)到來,卻不知道其實明天很可能不會來。

我有著夠好的日子,夠用的人生,恰恰好的考驗,但卻很少珍惜、從不知足、不知努力。

花費著所有力氣,想要消除心中的不安全感,緊緊的抓住任何存在價值的證明。就算那個自我存在的證明,只有1,或是0.1,你覺得自己已經委屈、縮小到極其微小了,甚至常常會在心裡講著「我其實要的不多,已經這麼少了,應該沒有關係了吧」,然後當還是得不到,便會隱隱的發怒。殊不知,我手中的那個0.1,如須彌山那麼大。刻度只是個幌子,只是個安慰自己可以持續擁有它的說法。

總是安慰自己「能看見就已經是很了不起了、很棒了」,然後就一直看見,從不去面對。

這一路並不是讓自己變得多了不起的旅程,而是讓自己赤裸裸看見自己有多傲慢的一段路程。

我為什麼開心? 我覺得這是苦嗎? 還是樂? 我在不安甚麼? 我為什麼要打坐? 我為什麼要工作? 我為什麼害怕? 面子為什麼重要? 面子是甚麼? 我為什麼喜歡? 為什麼不喜歡? 為什麼喜歡用"你"當發語詞,而不用"我"? 為什麼之前很有把握現在卻沒有把握? 我抓著甚麼? 我放下甚麼?

我,一直沒發現,這每一步都不是隨便輕易的。是我,讓它隨隨便便就過去了。



2015/04/18

Sorry青春! (有劇透)


日本編劇宮藤官九郎真的蠻厲害的,自從虎與龍小海女之後,沒想到還能看到「Sorry青春!」這樣漫畫梗的日劇。裡面常有吵鬧的對白,總是讓我有種看漫畫在電視上演的感覺,蠻跳脫一般日劇的節奏。不過也因為節奏太快,在某些人物的心理轉折就沒有小海女那麼深刻。

「青春」是個有趣的東西,當你注意到它的時候,表示你已經失去它了。

主角原平助老師,他想從青春的愧疚中畢業卻畢業不了。女主角蜂矢老師,想原諒家人卻原諒不了。那些糾葛的心情表面上看起來像是一齣劇笑笑就過,但放在現實中卻沒有那麼簡單,社會的霸凌可是挺殘酷的。但宮藤官九郎很有意思的想說「don't mind , don't mind 」,一切都還是會過去的,只有原諒與面對,才能從「青春」中畢業。

我挺喜歡劇末安排的超明顯的"畢業"橋段,然後原平助離開老師工作去當廣播員,原本我心裡感覺有點遺憾「啊~怎麼不繼續當老師呢~」,後來發現編劇這樣的安排其實蠻漂亮的。這時我會想起小海女的最後,當繁華過後,天野秋還是回去故鄉,作她的小海女。那走在街道上的背影,我覺得有種勇敢的寂寞感。





2015/04/06

荒蕪

你的人生比較常花時間在後悔還是慚愧?
我比較花時間在後悔上。
總是在事情出包、不如人意時,深深的後悔一番。
後悔不該這麼作,後悔應該更專心一點,後悔很多很多個悔不當初。
後悔不會進步,那是一種懊惱,一種渴望能夠得到回到過去的神通力,希望所有的壞事情都不會發生。
對,壞事。有誰會因為現在過得太好而後悔的嗎? 絕對沒有。
但我後悔我一直活在後悔當中。(簡直是後悔的極致)

然後我開始知道慚愧,知道自己做錯的部分。
但有時自己實在太顢頇了,所以只能懺悔,卻還是不知到哪裡錯了,但是很懺悔。
雖然很瞎,但還是得作,有時或許只能抓到一點點的情緒或是心念。
然後下次繼續錯。
你可以說屢敗屢戰,但我真的覺得是屢戰屢敗。

然後有人常會對我說:你不是在修行嗎? 怎麼沒智慧又不慈悲! 你怎麼沒有變好?!
這時憤怒跟委屈就出現了,排擠了慚愧的空間。
本來應該要知道慚愧的、要精進的,但自我總是先用逃避的方式來進行。

直到你願意把自己切割成一片一片的,跌落下來。
才進了懺悔的懷抱。

一次又一次你走過這片心的荒蕪,跟著真實的夢境流轉。
但別無選擇的,你只能再次的走入這片荒蕪,一次又一次。
直到,某天,荒蕪不再是荒蕪。


2015/03/26

AmazonPrime Membership 退款經驗

在亞馬遜購物的經驗算是蠻令我驚訝的,他們真的蠻多小地方都有注意到,在UX的體現上,真的值得學習。雖然造成這次的問題,是在於他們在購物流程中佈滿了AmazonPrime Membership的陷阱,只要不小心按到,就會在下次帳單收到99塊美金的Membership fee.但也確實讓我體會到他們對客戶服務的用心。

一開始接到帳單是怒的,竟然被Charge一筆$99美金。但英文好爛喔,該怎麼退款? 能不能退款啊?

網民絕對是強大的,這種冤大頭的事情,我絕對不是史上第一人。馬上上網搜尋關鍵字"AmazonPrime Membership 退款" ,就會出現中文的教學。我一定要附上這篇,這格主非常的佛心,不但有所有的點選流程 (沒有這個流程你直接try到死,真的。),連跟客服的IM對話都可以直接貼上。

對話過程,你可以發現客服非常的熟練,一定每天有百人來退訂吧我猜XD

在彼此表達出對這件事情的美式遺憾後,下期帳單就可以退款了。(等我收到退款才算數) 

比較讓我驚訝的是,IM之後,當要退出對話框時,所體現的流程。(忘記拍圖,只好用敘述的。)

1. 按下END CHAT
2. 是否要把對話寄出到你的信箱? 並出現EMAIL RECHECK  (這個動作很棒!)
3. 詢問是否有解決你的問題? YES / NO   (直接作問卷 用button)
4. 正式的三題問卷   (這個問卷比較官方制式、一般USER比較不願意花時間作Rate)

然後整個過程結束,我會收到一封安撫信、跟一個對話內容信件。

就這樣,原本很烏龍的$99美金的卡費,讓我不怒且轉而驚訝,原來現在的網站服務已經作到這麼細膩了,想起之前公司經營的網站,客服部分竟然還那麼粗糙 ! 怪不得常被外國客戶刁,原來他們都習慣這種負責任的流程了。蠻好的經驗,讓我對UX更有興趣了~

最後只希望交易服務費也會退給我....


2015/03/06

苗栗好望角一日遊



臨時決定,買了車票就成行,大概很久沒有這樣子出走。但對苗栗實在不熟,以往總是誰誰誰開了車,才能上路。到了苗栗車站,天氣又比想像中的還差,在車站都這麼陰冷了,去到海邊還得了?! 再加上對於要去好望角的公車也十分不熟悉,憑著估狗來的模糊資訊,心中完全沒有把握。種種因素加起來,打道回府似乎是個比較好的安全牌。

我原本也是可有可無的想法,本來個性上就不是太積極,總是陪著誰或是順道如何,沒有什麼期待就不會有太多失落,是我心中妥善保管自己情緒的一種機制。但朋友很多年沒有這麼瘋了,我感覺出來他有一種不甘心,甚至有種急欲破繭而出的渴望。在路邊猶豫了很久,我看著自己在那邊可有可無的晃著,就想「如果真的很想要,就不要輕易放棄」我說。

下了決定後,事情就成功了一半。

苗栗客運只有路邊的站牌,沒有售票亭。只好等一個小時,待司機出現在車上時,才能詢問。苗栗的司機很熱心,讓我放棄的念頭慢慢的消弭:「其實就去看看也無不可,不去看看怎麼知道呢?」。

順利上了1:30的公車,沒想到可以刷台北的悠遊卡,就這樣往著後龍的半天寮前進。越開人越少,真的很怕去到一個荒煙蔓草的地方,看見自己對於未知是這麼的充滿恐懼與想像(而且都是先想壞的居多)。但到了終點,才發現「原來就是這樣子而已,不難啊」。

其實未知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的想像。最難的是下決定的那一刻,當下了決定後剩下的事情就不難了。當一直只看著「成果」,就容易忘記過程的豐富與美好,收穫最大的並非抵達的那一刻,現在回想起來,那整個摸索追尋的過程才是最有趣的。下決定所需要的魄力,過程中的面對與提起,完成後增加的信念與充實。

雖然當初是以捨命陪君子的心情去作,但後頭卻發現,我自己的收穫滿滿的。



## 給想自助流浪去苗栗好望角的人

出了苗栗火車站的左手邊有停一排公車,那邊就是苗栗客運。下午1:30有車可往後龍半天寮,約45分鐘車程,下車後順著小路一直走(約15~20分鐘吧?),就會到好望角。

回程是3:40, 5:10(末班),記得別錯過,因為那邊招不到計程車。

刷悠遊卡是21+45元,若付現是75元。記得要在卡上加值到足夠的錢,比較方便。

苗栗火車站出乎意外的荒涼,中正路比較熱鬧一點。吃素的人不用擔心,即使這樣還是有得吃的。


2015/02/11

BoyHood年少時代 觀後感


看了許多BoyHood的影評,我只覺得「慘不忍睹」,有寫跟沒寫是一樣的。這是部多麼平凡的電影,利用「時光」作為刻劃的工具,讓人看完後在心中迴盪不已。我想也許正是因為"說出口就消失"的魔法限制,以致於所有的中文影評都沒寫甚麼重要的事情。

這部片子真的簡單到不行,每次當畫面充滿幸福景象時,我總會默想著:「下一秒大概會出車禍。」、「會出現甚麼變態的事情。」但全都沒有,出現在心裡的念頭只是我被好萊塢制約的劇本模式而已。

人生故事起起伏伏,不只蓋棺論定,還有看你用怎樣的眼光去評論。

不管快樂或是悲傷的場景,會出現也會消失,就像浪潮一樣,不會永遠的漲潮也不會永遠的退潮。不管你心理的期待是喜劇或是悲劇,它甚麼都不是,它就是有悲有喜的人生,無法去評價與計較輸贏的人生。例如飾演父親的伊森霍克一開始是個看似不負責任的人,但到影片的最後,當他提出要幫MJ(Mason Evans, Jr.影片男主角)的高中畢業慶祝會支付費用時,MJ的媽媽 - 那個當初嫌棄老公的女強人,後來又歷經了兩次失敗的婚姻,難掩失落的神色。

MJ的媽 - Olivia,如果鏡頭是繞著她轉,其實也會編織出一齣很棒的勵志電影。不過,當事人卻不是這麼看待自己。她從頭到尾不停的奮鬥,勇敢的承擔起兩個孩子的養育責任;她努力的工作與讀書,希望過更好的生活;她勇敢的追求愛情,雖然她總是吸引到酗酒的老公。但結尾,當MJ要離家去上德州大學時,他卻大聲的對自己怒吼著:「我以為這一切會更不一樣!」這不僅是對empty net的焦慮而已,而是一種對「平凡」的宣戰,她這麼的努力就是渴望有個不凡的人生。其實她的人生是精采的,但她卻只看見當中的庸碌。

若無深究迷惘的本質,日常生活成了殺手。

也因為眼光總是嫌棄平凡,心中渴望不凡與獨特。片中不少人被時光、被平凡、被日常生活給殺了。那一個個酗酒的男人,十分吸引我的注意,他們原本都是充滿了理想與堅定的守護者,當給予女人與孩子所要的安定生活後,他們卻彷彿失去靈魂般的成了死屍。而那些不遵循規範的、將自己充分投入思索體會人生迷惘的人(伊森霍克與MJ) ,卻像是吸飽了水份的種子,慢慢的長出漂亮的小芽。

鏡頭之內與鏡頭之外。

MJ的姊姊Samantha到電影的後半段開始散發出強大的疏離感,而那個疏離感反而襯托出她的存在感。之前的她,成績不停的拿A、優秀、惹人注意,但卻不惹我注意。反而是上大學之後,她空洞的眼神、對家庭的疏離,讓我一度以為她是不是個毒蟲(不過似乎確實有飲酒過度的傾向)。若是因為演技太差,導演大可以將她擺在一個不重要的位置,但是鏡頭卻常常時不時的帶到她失落、不受寵的表情,甚至一家三口在餐廳吃飯時,也把她放在面對觀眾的位置,她就像是的赤裸裸的不存在的離席者,懸在那邊,像是家裡面多出來的一個人。在她的眼中,這整個宇宙就像是繞著MJ而活,她的表現如何彷彿一點都不重要。在鏡頭之外的她,究竟經歷了些甚麼? 反而讓我好奇了起來。

寫到這邊,我似乎都沒有寫MJ。雖然MJ的戲分最多,但對我而言卻反而像是甚麼都沒說,有一種"我只是跟著他的眼睛在看生活,卻完全不了解他這個人"的感覺。這有點像是跟自己在一起,雖然一起生活了這麼久,卻不一定了解自己。

忍不住想要理出這些感覺,最近長春還有上映這部片,沒看的人可以看看。





2015/02/04

3分鐘

3分鐘、3天、3周、3個月、3年、30年,有何不同?
轉瞬即至。

就像在床邊、像影子、甚至像你的室友。
永遠不離棄你,即使全世界的人都離你而去。
不管你是貧窮還是富有,他從不撿選你的身分。
毫無差別心的看著你,他包容著你所有的表現與狀態。

我說的是死亡。

也是阿彌陀佛。




※ 寫在空難之後


2015/01/30

工作這麼多年,留在手上最多的,就是各種大大小小行庫的存摺。在穩定工作之前,我作過蠻多不同的工作,也因此累積了不少銀行。(剛剛算了一下超過15家)

今天把一些很久前的存摺撕掉,看著上面的數字,高高低低。突然有一個念頭「你真的覺得這些錢是你的?」這些錢,就像是過客。它們曾經在我的生命中出現,卻又消失得不曾回頭。你會對一個路人百般不捨嗎? 應該是不會,但錢就不一樣了。

我看著那個10萬塊,當時的我應該很開心,好不容易存到10萬了! 可是應該不持久,不知道是拿去投資還是上課投資自己了? 那些錢就這樣來來去去,有點像鬼魂。

我其實是很小氣的人,把錢抓得很緊,又貪心,希望賺很多很多的錢。但今天真的有一種....有趣的感覺:「你真的覺得這些錢是你的?」

這個念頭,讓我有些輕鬆了起來,尤其我現在沒有收入。對於錯過的,覺得是種失去;對於損失的,覺得是種剝奪。但如果,它原本就不屬於你呢? 看到這裡,請不要來跟我要錢,我不會給你的。

感謝佛法為我指引,讓我能對錢有其他的體會。人生是該要自由一點。

2015/01/03

2014 的轉身 2015 站在地球上

2014年底啟用的小房間,專門拿來打坐。對我而言,十分奢華。

2014年我從加法的巔峰,選擇了一個減法的路子去走。不好過,說真的,一個工作狂怎麼會習慣當一隻野鶴呢。會這麼選擇,是因為眼睜睜看著一年年過去,總覺得自己對人生有好多謎團未解,有一種不舒服的搔癢在心裡面,時值工作單位的一個陣痛與轉換,我便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我心中自認為的職涯高峰。

2014年歷經了好多,工作的快意與失意;人際的聚散離合;也漸漸習慣妹妹結婚之後的獨處;原本拆成四分五裂的家人感情也逐漸變好;體驗了劍道這門學問。停了下來,開始享受作菜的樂趣,也讓我吃素的路更有力氣。

從買菜、作菜、吃到洗碗,我都樂在其中。
2014年一個轉身,整個下半年的我總覺得是被閒置的,有一種抑鬱,並不覺得快意。但我知道似乎得要挨過去這段時間,即使看起來沒有甚麼可以被期待的。每一天不停的翻攪後悔著過去的所有種種愛恨情仇、名聞利養。深深以為,這一路就是為了對抗地心引力(自我習氣)而存在,所以才會這麼拉扯不快。

這也是我第一次挑戰自己,每天坐七支香。有兩個月我都沒有缺課,真是不可思議。不敢說收穫了甚麼,但可以肯定的是「變化很快」。常常昨天的想法,今天就被推翻了。就在這樣的表面安靜(每天安住七支香),心念快轉的狀況下,我發現了一件小小的事情。(當然,寫下的這一刻就註定了之後要被推翻,因為又會有新的心得。)

原來我錯了,我不該對抗地心引力。呼吸是自然的、風吹是自然的、因果是自然的,我也該是自然的。我不需要上月球去證明我自己,我應該站在地球上。這並非指我應該順從我的習氣,而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。2015年應該要好好體會自然,學習接納這一切。

一直以來都是個容易半途而廢的人,學習甚麼都只求70分,不喜歡太累太困苦。如果時間可以代表些甚麼,今年是第十年了。雖然這一路沒有甚麼特殊之處,但至少我確確實實的沒有放棄,早晚課也從來沒有停過。希望下一個十年,我仍在路上。


祝大家新年快樂



2005-2014©果貿二村七號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