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7/21

累到我覺得這份工作真是個噩夢,
是我的業。

但在這個以小時計算工作進度的公司,
有的人每天給我一堆作業,給我考驗。
也有的同事竟然願意花一個多小時,
手把手教我。

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看待,
有時候都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在我身上押住了?

碎念完畢

2017/07/08

工作雜感

最近工作的內容,有藝術、歷史、動畫、考古...等等的內容在其中。大多是之前「自認為自己喜歡」,但因為挫折或是突然又沒興趣了就放棄的事情。

這次被迫花時間在很短的時間內快速進修,然後提案。讓我也一直在觀察自己,到底當初自己喜歡這件事情,是真的喜歡,還是因為自己喜歡的是這件事情當中的某個特色,所以我才認為自己喜歡它。

喜歡,但發現自己不擅長後,就決定放棄;或是,喜歡,就算自己並不擅長,但也不需要放棄,因為只是喜歡嘛!

當然,我做很多事情有個重要的本質是「可以得到讚美」,但去除掉這個原因後,我對於這些事情的喜愛,除了玩樂、炫耀外,還有沒有什麼是跟我這個人的特質是有關的?

對於工作的內容,我幾乎是沒有任何堅持與要求的,因為很想從做中,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特質,又是怎樣的一個人。大概很少有像我這樣老扣扣,卻對自己還那麼不了解的人吧。

總之,每天都很忙,對自己的考驗,沒有間斷過。



2017/06/04

這世

突然有個想法,
也許在許多許多世,
我已經嘗試過各種不同的生命故事,
而這世,
我得用這個角色模式破關。

那麼,
我能如何、
該如何、
去過這個人生呢。

2017/05/20

換雙鞋吧,神經病

曾經有12年的時間,我堅信當漫畫家是我的天職,是我獨有的禮物。
後來,因為吃不飽,我開始告訴我自己,做設計師、做PM是我的天份,要好好把握。
一晃眼,15年過去。

今天坐在福田班的結業式中,在充滿歡笑的背景音中,我突然有一個感覺。
這3年因為工作轉換而來的「心苦」,其實只是藉由我最執著的工作在告訴我一件事情:

「我已經不一樣了,而我並不接受。」

對於放下15年的資歷,有著深深的恐懼,這份恐懼讓我看不見我腳上的鞋子早已不合穿。只是該要換雙鞋,並不是砍斷腳,但我每次都會想起一匹眼睛左右被罩著眼罩的馬,不敢看著旁邊,怕會被驚擾,只能看著前方。

對,很沒安全感。

但,誰又有機會,一生可以拆開這麼多的神秘禮物呢?

每次看見自己的煩惱跟恐懼,都會翻白眼「你是人生沒其他目的囉?!只有靠工作在支撐存在感嗎!」這時候覺得煩惱個什麼晚餐要吃啥,都有建設性多了。

但我必須感謝,雖然「心苦」仍然繼續考驗著我,可是我終於可以體會到很多以前「自以為是」的我所聽不見看不到的事情,這對我而言,有如「超能力」一樣難得。

很洩氣、很辛苦、很氣餒、很感恩、很開心。

複雜得有如一個神經病,換雙鞋吧,神經病。


2017/04/01

關心

這麼多年了,
一直到今天我才猛然發現,
原來我不用跟關心我的人,證明些什麼。

不服輸的,在社會上拼鬥著,
努力學習著自己並不特別喜愛也不討厭的事物,
用這個社會的價值與框架作爲樣本,妝點自己。

逞強得,頭疼。

那些在清單上的必需品,是一種想像的需要。
做著不適合自己的事情,然後抱怨著不得志。
就像是努力在馬桶上生火,準備煮一鍋好湯般的莫名其妙。

找張地圖,知道自己的方向,應該是夠的。
市場上很容易找到地圖,成功是唯一的方向,
怎麼可能有到不了的地方?
問題是,有問過自己為什麼要去那裡嗎?

關心我的人,有著不給期待的關心,若我開心,他們也開心。
關心我的人,就算有著錯誤的期待,但如果我開心,他們也會開心。

那些不關心我的人,我也不用在意,不是嗎?
他們的期待與標準,就算我達到了,他們看到的,也是我身上的標籤,而不是我。
我苦苦追求的認同,只是一個安全肉品標章麼?

我關心我自己嗎?有比那些關心我的人,更關心我自己開不開心嗎?

如果我真心關心自己,那麼,我自己開不開心,就該是第一要緊的任務了。

感謝所有的一切,包括外星人,以及那些曾經砸落在我身上的隕石。

2016/11/20

對價關係

原來把所有的付出趁斤論兩的計價已久,投資報酬率高嗎? 是不是真的有保證收益?

包括所謂的關心、修行...

覺得好丟臉...

寫一個紀錄在這,希望有一天翻回來看這篇時,我已充分面對這個問題。


2016/09/18

餐桌上的恐怖故事

有一種可怕的宿命一直蔓延,原本以為到上一代就可以停止。畢竟,除了我們家之外,其他同輩的父母親是都好好的盡了教養義務。原來恨不恨跟盡責無關,就算盡責教養了孩子,但心態不對、方法不對,那恨意便綿延不絕的接續而下。是不是那些叔叔伯伯暗地裡也是責怪著自己的父親呢? 不然那些憤怒是如何起的頭?

若恨的相反是愛,那我們這團夥人便是一直對彼此又愛又恨了。

也因為這樣,有一種離鄉背景的遷移方式,讓大家可以眼不見為淨的過自己的日子。從南部到北部,再從台北到美國、到大陸。只要可以不呆在家,去哪裡都好。

中秋夜的餐桌上,父親多喝了兩杯,應該說從來沒有少喝過一杯, 在叔叔面前訴說著自己的苦楚,編派著我們姊妹的不是。以前總不了解,為什麼每次他自己總愛把自己不光彩的歷史重新挖出來說一遍,無人指責他,但他自己總是會挑起這個話題。後來我才慢慢了解,把自己當作一個受害者,日子會比較舒坦一些。另外還有些尋求原諒、抱怨、委屈、道歉...種種複雜的情緒,整個揉合進了他的潛意識,這不管逃去哪個國度都永遠擺脫不了。

席間,他不停逗弄著一個女朋友的孫子,像是當成自己的孫子一樣。然後不停的喃喃的說著:「小朋友的學習能力很強,所以身教很重要。」不知道他是不是感覺到,自己的人生錯過了甚麼,講完後有些沉默。

叔叔最近顯得有些安靜,會想寫這篇也是因為聽說了他跟兒子間發生的事情。讓我驚愕的發現,原來這所有的宿命還在不停的延續著。逃離, 是我們家特有的面對事情的方式。但對叔叔而言特別的難受,因為叔叔照顧孩子盡心盡力, 但卻落到個比我爸跟孩子的感情還不好的境況。難得個中秋節,孩子寧可出去烤肉,也不想待在家。這麼大的恨意,還是我事後輾轉才得知,但這麼大的恨,我想一定是因為很愛的關係。

原本該是屬於爺爺的餐桌,自從上了台北後,他慢慢的不再具有發言權。好不容易聊到了父親童年得到了傷寒病、還有奶奶住到醫院時的照顧的情況,爺爺聲嘶力竭的講著他心中的故事,講著他當時的辛苦,結果沒有人在聽。父親仍在自己的委屈中、叔叔則是聽膩了的沒有回應,只剩下我聽著爺爺說著,爺爺望著我講著,但從他的眼神中,我知道他並不想講給我聽,他想要的認同是在他的兒子們身上。爺爺重複的強調著,大聲的強調著,然後叔叔突然回話:「才不是這樣,那是因為媽媽沒日沒夜的照顧哥才好的。」爺爺落寞的安靜了下來。

一個故事,好多版本。我們講著只有我們這家人才有的故事,然後每個人心中的版本都不一樣。熟悉、溫暖、感傷、殘酷,講述中挑起了些許情感,然後再重重的把彼此摔在地上。每個人都像是身經百戰的高手,拍拍身上的灰塵,假裝沒事的又起身互道珍重再見。

突然可以想像在10年後的餐桌上,旁邊坐著叔伯跟我父親,跟著所有的堂弟們一起回想著現在發生的故事,同樣又是不同版本,同樣的愛恨糾葛,重摔彼此然後又擁抱說再見。

這樣應該也算是個恐怖故事吧,畢竟不只這一世而已。


2016/07/03

乘願再來九百年


走在路上,有個人跟我說,我背後有條毒蛇準備要(正在)咬我。我很生氣,指著這個人臭罵一頓,氣他嚇唬我,氣他體醒我,卻從不敢回頭看是否真的有毒蛇,而我是否真的在危險之中。

這樣傻的人很多,告訴別人有毒蛇的人,有種傻;不敢回頭看、甚至責罵別人的人,也是一種傻。

現在還有一種傻是,拍成電影告訴你,你的背後有條毒蛇準備(正在)咬你。

不相信的人,看見宗教狂熱的膜拜。
相信的人,看見菩薩的慈悲。

不相信的人,看見無理的恫嚇。
相信的人,看見輪迴的過患。

同樣是輪迴,一種是不由自主的,一種是自己選擇的。而且一來再來生生世世。

朋友問我,這部電影好看嗎? 感動嗎? 當下是真的沒甚麼特別的情緒與感受,但卻可以咀嚼上一段時間,甚至值得為它寫上一篇。

那深紅色的袍掛,成了一種分類,會加快接納,也會增加隔閡。但事實就是事實,不管告訴你實話的人穿著怎樣的衣服,至少為了自己,可以聽聽看背後究竟藏著甚麼東西。

如果你可以選擇,可以重生9次,就像奇幻電影一樣,你會願意來嗎?如果每次來都是過著你這世的日子,這個你這世很在意的生活與生命,你會很開心? 很難過?覺得很舒暢? 還是很辛苦? 若每次都像中樂透一樣,完全不知道下一次會是怎樣時,面對這樣劇情,又該會是如何的感受?

九百不是個真實的數字,我猜想是「無盡」的影射,直到眾生被度盡為止吧。



2016/05/29

致 已逝的青春

理所當然覺得應該如此,
心智上的年齡,
仍然停留在大太陽下揮汗投籃的國中時期。

沒想到心與肉體早已互相背叛,
脆弱風洞的骨節,
並不在我的記憶裡。

果然作家們的詩詞是有點個甚麼的,
這個時候 確實是會想要紀念那已逝的青春。

* 寫在骨裂之後


2016/02/05

失落沙洲


聽到這首歌,突然思念起我奶奶。很久沒允許自己這麼想她,雖然這麼久了,但每次想起過往,都像是昨日般清晰。

那些一起泡澡的時光;在鄰居揶揄她的時候緊緊握著她的手;陪她上菜市場提菜籃;求他給我吃雜貨鋪賣的零食;捉弄她讓她畫漫畫給我然後一起大笑;陪她去批貨然後讓她賣我想吃的零嘴跟港漫;跟她鬧脾氣;幫她邊捏背邊偷看電視;偶爾旅行買她愛吃的辣椒名產給她;之後在醫院陪她看著她慢慢的死去...。

她是這麼平凡、不完美,我也不懂,為什麼會這麼愛她。別人走了,我也會這麼傷心嗎? 我不知道,其實,一直以來我不太允許自己這麼傷心。我常告訴自己,她其實投胎了,過得很好,觀世音菩薩會照顧她。

我不是真的要妳回來,在那個夢中,為了能讓妳好走,我放棄了跟妳見面的機會,決心放妳走。因為只要妳好,我真的沒有關係.....雖然妳就像是我的一切。

因為奶奶,才有這個BLOG,我也才會學佛。這樣的緣分,謝謝妳。

2015/11/16

走路

因為要去約定的地方,所以左轉。

因為想消耗熱量,所以跑了起來。

因為煩悶,所以慢慢的散步。

知道嗎。


其實不知道。


記得要知道。


2015/10/22

40歲的求職困境

40歲之後,求職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。就算目前少子化嚴重,各大企業幾乎紛紛找不到可用之兵,求才上形成了很大的壓力,但是40歲以上的人,如果不是管理職,或是服務業,幾乎是找不到工作。連面試的機會,都沒有。雖然104上大家都沒寫年齡限制,可是這樣的歧視與恐老,是確實存在的。

當然40歲的人,也是有毛病的。腦袋裡面裝了太多以前的習慣與做事原則,知識性的東西又被嫌太陳舊,與人的相處上又容易顯得倚老賣老。就連我自己是主考官,也會猶豫一下。還有,如果不肯降價,還會帶給組織太多的成本壓力。

我們這代的40歲,大概是5年級後段班到6年級前段班的這群人,對於工作有著老一輩的忠誠感與責任心,對於事務的決策上也算是有承擔力。有時主管作久了比較少自己親作,使得在技術上需要再作磨練,也沒有加班的體力了;又或著是離開職場太久需要一些時間暖身。嚴格說起來仍是可用之兵,但卻受不到職場上的包容與接納。

雖說跟30歲以下的同事仍可以共處,但當話題縈繞在聯誼、美食、飲酒這些主題上時,有時候真的很難有共鳴。而且職場就是個功利主義的場域,如果你明明看起來一臉老經驗,卻無法在工作中馬上提供協助,很快就會被瞧扁,三個月試用期的包容對於40歲的人幾乎是不存在的。

那現在40歲階段的人,都在哪裡呢? 是不是不敢換工作就為求一個溫飽? 還是根本一轉職就準備要失業,跟我一樣正在待業中? (看來應該要開一個粉絲團來經營一下40歲的人力仲介才行! 順便彼此打打氣~ 哈哈 ) 不管你以前有多少豐功偉業,多少理想抱負,又有多少的同事曾經崇拜你,一旦到了新環境,所有的一切都歸零了。

就如同癌症病患的五個階段 : 震驚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憂鬱、接受。我想也適用在找工作不順利轉職有壓力的40歲同學身上,一定要度過那個憤怒與自憐的階段,盤點並接受目前的現實,包括:工作的目的、自己的實力、職場的需要。但要中立的盤點自身的問題並不容易,一定要思考清楚工作的興趣與目的,更要懂得放下自己的面子。我覺得面子跟尊嚴不太一樣,面子很容易含帶有情緒,大部分是對外面的環境作情緒的散發;尊嚴是一種經過自省後的進退,它是回歸到為人的基本面去作思考,即使再怎麼出包都要承擔然後優雅的對環境作反應。

40歲求職最忌諱的就是虛榮。我曾經去應徵上一個非常不符合我的專業技能的工作。對我這個面試老鳥來說:規格不清的工作內容,專業不吻合的職位,實在是求職大忌。但我實在太喜歡那個公司、還有那個頭銜,於是我義無反顧的去了。當然,也恰如其份的跌了滿頭包回來。這份虛榮會害死一個人,我被打擊到喪失了極大的信心,產生諾大的自我懷疑。但問題並不是你不夠優秀,而是太虛榮太自大,害你跌倒的是虛榮而不是那份工作。

40歲,面臨求職的困境,我覺得是整理人生的好時機。很痛,很真實。它會一直打碎你對自己的假想,用打擊你來回應你的貪求。

有時候,真的只是為了過日子而已,付付生活所需,懂得知足與珍惜。突然想起以前旅遊公司的協理,每次在公司總是跟我說起他旅遊的豐功偉業好不得意,公司倒了之後跑去加盟咖啡店,我大概可以理解那個生活的況味,也不是一定要爭個甚麼,但如果從浪潮中退了,那還是得要生活要養家,生活是個最基本的要緊事。

40歲,讓我錯覺自己像是24歲時一無所有孤注一擲的當口,是某個階段的結束,也是開始。



2015/09/20

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

許久沒有提筆寫東西,或許是自己不想面對,我壓根就還在躲躲藏藏。

現在回過頭看才發現,一年前的放下並不是真的放下,我完全就是希望能夠得到所有想要的東西。為了遮掩自己的不安全感、為了彰顯自己的美好,不遺餘力。

一次又一次撞得頭破血流,而且,會一次比一次更慘。

這輩子,40多年,好長的時間泡在分心的事情裡,卻極少花時間在問自己「為什麼」。總是想切割掉不快樂的事情,不想吃苦。但學佛10年,卻仍然沒搞清楚「苦」是甚麼? 翻攪在周遭的枝微末節,擔心著眼前的紛紛擾擾,害怕著明天的(考驗)到來,卻不知道其實明天很可能不會來。

我有著夠好的日子,夠用的人生,恰恰好的考驗,但卻很少珍惜、從不知足、不知努力。

花費著所有力氣,想要消除心中的不安全感,緊緊的抓住任何存在價值的證明。就算那個自我存在的證明,只有1,或是0.1,你覺得自己已經委屈、縮小到極其微小了,甚至常常會在心裡講著「我其實要的不多,已經這麼少了,應該沒有關係了吧」,然後當還是得不到,便會隱隱的發怒。殊不知,我手中的那個0.1,如須彌山那麼大。刻度只是個幌子,只是個安慰自己可以持續擁有它的說法。

總是安慰自己「能看見就已經是很了不起了、很棒了」,然後就一直看見,從不去面對。

這一路並不是讓自己變得多了不起的旅程,而是讓自己赤裸裸看見自己有多傲慢的一段路程。

我為什麼開心? 我覺得這是苦嗎? 還是樂? 我在不安甚麼? 我為什麼要打坐? 我為什麼要工作? 我為什麼害怕? 面子為什麼重要? 面子是甚麼? 我為什麼喜歡? 為什麼不喜歡? 為什麼喜歡用"你"當發語詞,而不用"我"? 為什麼之前很有把握現在卻沒有把握? 我抓著甚麼? 我放下甚麼?

我,一直沒發現,這每一步都不是隨便輕易的。是我,讓它隨隨便便就過去了。



2015/04/18

Sorry青春! (有劇透)


日本編劇宮藤官九郎真的蠻厲害的,自從虎與龍小海女之後,沒想到還能看到「Sorry青春!」這樣漫畫梗的日劇。裡面常有吵鬧的對白,總是讓我有種看漫畫在電視上演的感覺,蠻跳脫一般日劇的節奏。不過也因為節奏太快,在某些人物的心理轉折就沒有小海女那麼深刻。

「青春」是個有趣的東西,當你注意到它的時候,表示你已經失去它了。

主角原平助老師,他想從青春的愧疚中畢業卻畢業不了。女主角蜂矢老師,想原諒家人卻原諒不了。那些糾葛的心情表面上看起來像是一齣劇笑笑就過,但放在現實中卻沒有那麼簡單,社會的霸凌可是挺殘酷的。但宮藤官九郎很有意思的想說「don't mind , don't mind 」,一切都還是會過去的,只有原諒與面對,才能從「青春」中畢業。

我挺喜歡劇末安排的超明顯的"畢業"橋段,然後原平助離開老師工作去當廣播員,原本我心裡感覺有點遺憾「啊~怎麼不繼續當老師呢~」,後來發現編劇這樣的安排其實蠻漂亮的。這時我會想起小海女的最後,當繁華過後,天野秋還是回去故鄉,作她的小海女。那走在街道上的背影,我覺得有種勇敢的寂寞感。





2015/04/06

荒蕪

你的人生比較常花時間在後悔還是慚愧?
我比較花時間在後悔上。
總是在事情出包、不如人意時,深深的後悔一番。
後悔不該這麼作,後悔應該更專心一點,後悔很多很多個悔不當初。
後悔不會進步,那是一種懊惱,一種渴望能夠得到回到過去的神通力,希望所有的壞事情都不會發生。
對,壞事。有誰會因為現在過得太好而後悔的嗎? 絕對沒有。
但我後悔我一直活在後悔當中。(簡直是後悔的極致)

然後我開始知道慚愧,知道自己做錯的部分。
但有時自己實在太顢頇了,所以只能懺悔,卻還是不知到哪裡錯了,但是很懺悔。
雖然很瞎,但還是得作,有時或許只能抓到一點點的情緒或是心念。
然後下次繼續錯。
你可以說屢敗屢戰,但我真的覺得是屢戰屢敗。

然後有人常會對我說:你不是在修行嗎? 怎麼沒智慧又不慈悲! 你怎麼沒有變好?!
這時憤怒跟委屈就出現了,排擠了慚愧的空間。
本來應該要知道慚愧的、要精進的,但自我總是先用逃避的方式來進行。

直到你願意把自己切割成一片一片的,跌落下來。
才進了懺悔的懷抱。

一次又一次你走過這片心的荒蕪,跟著真實的夢境流轉。
但別無選擇的,你只能再次的走入這片荒蕪,一次又一次。
直到,某天,荒蕪不再是荒蕪。


2005-2014©果貿二村七號 All Rights Reserved.